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韩玉龙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诗性、理性与感性的风景变奏

2008-08-29 13:54:00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石瑞仁
A-A+

  韩玉龙的近作,描写的是欧洲乡野的田园风景,特别的是,若非加上说明,「欧洲」这个地理名词的指涉意涵,在他的画中其实是不太明显的。原因在于,他虽然衷情于自然美景,却无意扮演造化的模仿者,更不想做个忠于视象的风景写生者。他的田园画,与其说是对于异国风光的一种游赏记录,不如说是对于秀色自然所作的一种主观诠释和美学重构。面对他的田园画,我们立可发现的是,他对大地上的作物内容及农舍样式等等细微枝节,并没有花太多力气去描写或刻画,他的画虽然隐有一股浓浓的「异乡情调」,但这并非诉诸某些「特写」的风景线索来呈现,而是透过一种「泛指」的表现手法来散发的。
  身为风景画家,韩玉龙喜欢化繁为简,偏好用色彩来造形和造境。他画风景时,似有意将眼前的一切事物「去文本化」,将它们转化成一种单纯/中性的佈景符号和构图元素。这些「非再现」的形象元素,结合了简约而理性的构图安排和计量分配式的色彩铺陈,通过轻描淡写的笔调,将眼前的现实空间转化成了一种诗想的白日梦境,将流变的时光异化成一种恒定的迷离气氛。从中,我们实不难意会,他致力经营发展的是一种无特定时空指涉的「异乡情调」,是以天光和地色作为主要的交响性元素,是透过一套实验性的艺术观念和系统化的「笔调/色情」来运作生产的。
  初看韩玉龙的每一张画,基调甜美而具有一种宁静的特质,有时也不免让人产生「不温不火/不痛不痒」的感觉。但是,当这些画在一个展出场合排拼起来供人观赏之时,我们很快就可以识出,原来它们都是一个绘画实验系统的衍生物。本质上,它们是物象和心象的一种结合,是肉眼和心眼的合作成果,既似有心归属于牧歌风情或自然恋颂式的古代风景画传统,也好象有意联系到印象派以来,以色/光的纯粹演出为主题和大戏的现代风景画体系。细读之,这些视象简练的风景画,其实隐藏了多重交错的艺术动机……它们绞和了一种偏执的观景态度、一套知性的观念法则、和一股个人的情感意志,总体言之,这些绘画的精神目标也就是想对客观的世界进行不断的解构和重构。
  如果说,「风景画」的最简单定义,是画家对自然所做的一种「描绘」,那么,「描少而绘多,扬色而抑形」也正是韩玉龙风景画的一大特色。这回展出的几种不同格调的风景画显示,韩玉龙笃信色彩本身的表现力量,并特意以色彩为主角来营造不同的风景格调。他在不同阶段所做的风景系列,除了显现出景物的迁移和气氛的变化,更重要的是,反映了画者试图以不同的演色机制来写景,并以之将自然再造为新境的艺术观念。以作品「晨梦」、「微风」、「晓雾淡荡」为例,画中景色虽取自不同的时空,但是都浸染在一种诗意朦胧的静谧气氛当中,但见,画家以「刻意低调」的色彩来敷写景境,他将所有物象平扁化,将一切光影柔淡化,所完成的画既象是一种远景,更象是一种梦境!于此,画家用心的重点似已不在于他所画的是何时何地,而在于如何将现实世界重新安置在一种统觉情境的演色手法和艺术的观念体系当中了。
  在另一批作品如「清晨」、「垛草」、「原野」、「巴黎城郊」、「夏日正午」之中,我们看到了不同的演色手法,但是延续了将异乡世界统觉化的同一个艺术观念。这些全是三联式的风景画,视野都很辽阔,地形地物的特征各自有别,景物的细节也交代的比较清楚了。于此,画家以横长的色面做为写景构图的主力,让色带以不同的彩度和比例分布其中,以不同的节奏流过画面,写出大地文章的不同段落。特殊的是,这些风光明艳的田园画,似乎全被凝止在一种寂静无声的气氛当中,景物虽然鲜活,但时间已仿佛不再流动了。在这里,我们无法忽视的是,画家一方面以丰富的色面组成再现了传统风景画的美感特质,另一方面,却又试图破解这套传统的视觉机制。他先是以三拼的画面来建构即广又深的大场景,又刻意在三张画布的四边各自留下未完成感的毛边——或者说,留下了阻止三个画面联成一气或结成一体的干扰性元素。或许,韩玉龙想籍此随时提醒我们,这些富有「空间深度」的迷人风景,终归只是平面上的一层薄膜的颜料罢了。换言之,他有意让这些风景画当中,同时提供一种让幻觉和明觉交互辨证,让感觉和知觉同场角力的观赏机制。如然,这些表象迷人的风景画,与其说是旨在抒情,不如说是意在建构一种潜在的张力性格。它们是形而下的,同时也是形而上的。
  韩玉龙用不同的色彩演练程式来书写锦绣大地,用不同的演色系统来传达个人的艺术观念和扩展个人的绘画事业。他的风景画,即可以用浪漫主观的光色气氛来罩染大地,也试图用自我揭穿的理性手法来接驳传统绘画的基本精神和现代艺术的核心概念,在另一些画作,如「金色无边」、「暖云」、「晨曦」、「蓝天沃土」中,我们也发现了另一种更直觉主张的,更简练有力的风景表现方式。这几幅画构图简明而物形雏具,色彩的运用甜畅而饱满,原本面貌复杂的大地景观,几已被挥抹成为形简意骇的彩色织锦了。以「蓝天沃土」一作为例,颜色的堆叠,堪称胆大而心细,于此,画家像在大地上铺放彩缎一般,以宽细不一而斜来横去的色面涂抹,将地形地物和天光云影极度地浓缩和简洁化,最终完成的,已近乎是充满即兴趣味和笼统感觉的一种抽象画面了。这些画,充分显现了作者驱驶色彩的专擅能力,同时也再度印证了,韩玉龙的画,除了试图以不同的绘画风格来解释自然,更试图用不同的绘画实践来诠释艺术本身,在众多的风景画家当中,韩玉龙无疑是能延能伸,能收能放,能够让感性与理性合谐发展运作的一个人物类型。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韩玉龙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